张乐平“漫画救亡”:画“一二.九”讽刺国民党

来源:     更新:2013/12/9 17:32:12  浏览次数:2753

 

 

  今年十二月九日是“一二·九”运动74周年。今年十一月十日是漫画大师张乐平99岁生日,明年是他百岁诞辰。


  中国的青年应该知道“一二·九”。因为“一二·九”运动同“五四”运动一样,是中国青年的两大光荣节日,可以用如椽之笔彪炳于青史的。中国的读者应该知道张乐平。虽然他离开我们已经十七年了,但是他所创造的漫画人物“三毛”,已经成了同“米老鼠”、“阿童木”一样并立于世界漫画之林的典型,他的代表作《三毛流浪记》在中国家喻户晓,影响着中国几代读者。张乐平和三毛是永恒的。


  张乐平最早的三毛形象出现在1935年7月28日《晨报》副刊上,这以后,他创作的主要题材是三毛系列,三毛的影响太大了,以致大家都尊称他为“三毛之父”。实际上,张乐平是画坛多面手。他不仅画三毛,也不仅画漫画,他也画连环画,画宣传画,甚至画国画。我看过他画国画,寥寥几笔,虾呀蟹呀便跳跃于纸面,横爬在桌上。现代的读者,即使像我这样的年纪,可能对张乐平早期的创作了解得比较少,只知道他画三毛。其实,他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刚出名的时候,连环画画得比较多。他最早的连环画发表于1930年10月。1934年创作了连环漫画《小胖》,1935年创作了连环漫画《毕迪生史》和《三毛》,1936年创作了连环画《小孤女》。


  在世人的眼中,张乐平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。他言语不多,动作慢条斯理,说话轻言细语,斯斯文文。我同他相交40年,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一句高声的话。在小朋友眼中,张乐平如同慈祥的圣诞老人,他戴着红领巾,牵着孩子们的手,如同一只轻轻咯咯的大母鸡领着一群叽叽喳喳的鸡雏。但是你不知道,张乐平是一名抗日战士!他是活跃在抗日战争大后方的宣传鼓动者。


  1937年,抗日战争开始了。“八一三”淞沪抗战发生的当月,上海漫画界立即组织了“救亡漫画宣传队”,以叶浅予为领队,张乐平为副领队,奔赴前线后方宣传抗日。走遍了江苏、安徽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几乎半个中国的城镇、乡村,以笔为枪,以漫画为武器,所到之处,拉起绳子,把漫画挂起来,把宣传画贴起来,宣传抗日,鼓励抗日。虽然不是在枪林弹雨之下浴血奋战,但是八年九省的艰难跋涉,呐喊呼号,其勇也可书,其苦也可知。


  和蔼的老头原来也是个血性男儿!其实这也不奇怪。世上的事,有爱必有恨,爱护必护爱。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艺术家,他爱自己的祖国,爱自己的同胞,当然不容祖国遭人践踏,同胞遭人蹂躏!爱恨情仇贯穿着张乐平的一生。这里有一幅新发现的张乐平漫画,就是画家爱恨交织的写照。


  为了纪念2010年张乐平百年诞辰,张乐平的家属搜报索刊,准备4版纪念文集,发现有很多早年张乐平的画作未曾集册出版,其中有一幅反映“一二·九”运动,发表在1935年12月28日《人言周刊》上,题目是《对内与对外》。画面的上半部揭露国民党军队血腥镇压学生运动,下半部讽刺国民党军队一见日本鬼子就丢盔卸甲,落荒而逃。这是一幅爱憎分明、对比强烈的讽刺漫画,讽刺国民党对手无寸铁的学生是何等的凶残,而对日本强盗又是何等的怯懦!在画面上我们仿佛看到了画家一颗愤怒的心在燃烧,一腔悲愤的血在喷发。在当时,揭露日本侵华的漫画有很多,但是讽刺国民党政府“不抵抗主义”的漫画还没有,张乐平的漫画既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,又揭露了国民党政府的投降,这正是“一二·九”运动的矛头所向。


  诗歌合为时而作,漫画合为时而画。这是作家、艺术家的社会职责。艺术家应该有爱有恨。当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候,你应该挺身而出。当人民有苦难、社会有不平的时候,你应该仗义执言。当社会在进步,国家在发展的时候,你应当添砖加瓦。张乐平是这样的、前辈艺术家是这样的。明年是张乐平诞辰100周年,我们要学习张乐平的人格人品,画风画情。

 

 

 

我要评论

已有0 条评论